歇斯底的無奈

Folk

  • 播放次數

    0

  • 喜歡

    0

歇斯底的無奈

玫瑰墓

發佈時間 2011-09-09


介紹

vocal: allen
合聲: allen
吉他: 猴子
鼓:小趙
bass:小凡
keyboard:嬿婷

...查看更多 收合

歌詞

歇斯底里(hysteria)-在醫學上指的是一群以解離(dissociation)、轉化(conversion)為特徵的精神疾病,通常是在極大的壓力下突然發生,十分戲劇性。

「病識感」-精神科患者治療上非常重要的關鍵,如果一個病患知道自己生病,並且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實,這叫有病識感,當然在治療上配合度會很高,病情也較能獲得妥善控制;但如果病人的病識感不足,往往會將精神上的問題誤認成身體上疾病,臨床上最常見的就是一直誤以為自己是心臟病,並且出現拒絕吃藥、拒絕治療,或看錯科別的情況,那對病情控制上會難上加難…

「微笑老張」

一位身材瘦弱的女孩,總紮著一束俐落的馬尾,自顧低頭於塗鴉紙作畫,在病房中十分安靜,是個大家眼中察覺不出異狀的。每日,當我踏進病房時,這女孩只是抬起頭,用那覷瞇的眼神發愣著,在我離房後,又默默埋首於圖畫世界。

  「不好意思,路上塞車,來晚了來晚了,妹妹今天還乖吧?有沒有給您們添亂啊?」這位戴著工地帽,整身泥濘與疲憊神情的工人,一邊微笑示意,一邊向我走來,這位工人就是故事的主角「老張」,而前一秒提到的「妹妹」則是他那躁鬱症患者的女兒。

  談到老張的家人處境,除了辛酸二字別無形容。老婆與女兒是躁鬱症患者之外,高齡九十的老母親是名重度憂鬱症,倍受期待的大兒子則因精神分裂症惡化住院,龐大壓力讓靠臨時工餬口的老張分身乏術,除了拼命兼差,連飯都還來不及吃就得趕往下一個建案,形成了住家、工地、醫院三頭跑的窘境。

  但這些生命中一再出現的打擊並沒有摧毀老張那顆樂觀又打拼的心,在外無論老張多麼忙碌,還是會趁著空檔陪兒女進行治療課程,對醫師和護理人員總是客氣有禮,帶著笑容的老爸。他的觀念很正確,覺得家屬跟病人要有「病識感」才能面對這一切,當然也才可得到適當的治療。

  在老張生日將近的那天,幾位同事決定送他一場小小的生日蛋糕,記得那天老張摘下袖套時,潸然地告訴我們:「謝謝,謝謝大家,但我還是要說,我最疼愛的小兒子,也病了…」

  一家五口的重擔原以為在小兒子畢業工作後能有所減緩,豈知在烏雲罩頂的慘況下,更添滂沱;曾幾何時老張的笑臉搭配充滿朝氣的問安在迴廊外便能聽到,但小兒子病後,笑容再已不復見。

「瘋狂美女」
小珍芳齡二十六,身材高䠷,面貌姣好,打扮入時,頂著精緻卻有點厚重的妝容,這樣出眾的外在很難不多看她一眼。但她每天就是遊走在各大醫院間,一到醫院就一到醫院就是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不時在急診室大吵大鬧,歇斯底里的狂叫,甚有幾次還跟家屬大打出手,是位非常沒病識感的情感型精神疾病患者。

每次陪她來看診的都是細心訶護的男友,只是一個換過一個,終於,近兩年不再易主。每次的就診,男友總是耐心的在旁等候,供她差遣,安安靜靜地。

  然而有次,她病發的很嚴重,在急診瘋狂的哭喊,但反常的是,男友不再出現。循著病歷上的家屬聯絡電話,打給了小珍的男友,只聽見電話的那頭傳來:「求求你們饒了我吧!我已經被她搞到歇斯底里了!」隨後就是電話掛斷的寂靜。要求護理人員一次次的回撥,無奈話筒彼端只剩留言語音。
此時的小珍又像變了個人似的,手上拿著一盒打開的黑色粉餅,專注地盯著鏡中的自己,粉撲急躁又不斷重複的拍著,隨即恢復了那漂亮精緻的妝容。

幾年下來,小珍越來越美,但是病情卻依舊沒有好轉。或許小珍覺得自己的心也能跟著外在一起粉飾太平吧。

「軍艦上的扛壩子」文:馬大元

阿德給我看他入伍前的相片,留著飄逸的長髮,配上胸前的刺青,頗有古惑仔電影中「浩南哥」的味道;和眼前頂著大光頭、四肢消瘦、坐著輪椅的他大相逕庭。

剛進入國中不久,阿德就在群毆中一戰成名。帶著無數光榮紀錄自高職休業後,夠狠、加上講義氣,很快地混到黑社會堂主的地位。

分配到海軍的他,入伍後依然不改橫行霸道的習氣,惹得學長們極度不滿,但礙於其黑道背景,卻也只能按兵不動。隨著軍艦開出左營軍港,形勢逆轉,對外完全孤立的船艙中,眾人用不明的手段,將阿德逼瘋了…

躺在擔架上被送到醫院時,阿德雙眼圓睜、滿面驚恐,口裡不斷說著看到大火與穿著古裝的官兵。三天後總算清醒過來,卻不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四肢癱瘓,對冷熱疼痛毫無感覺,各項神經檢查卻完全正常…

幾個月後,事件的原貌逐漸被拼湊出來。阿德當時在極大的威脅下,試圖奮力反擊,卻聽到一個學長冷冷地說:「敢還手就把你扔下船,最多大家一起作證說你意外落海。」在那一剎那,阿德的大腦為了保護自己,讓自己進入另一個時空,同時將手腳的神經徹底關閉了…

「小三的鳩佔鵲巢」文:馬大元

素琴是一位傳統婦女,婚後一心持家、相夫教子。先生做生意頗為成功,經濟富裕後開始逐漸看不上家中的黃臉婆,在外面有了年輕貌美的小三。素琴秉性純樸善良,有苦只會往肚裡吞。丈夫見狀,更加變本加厲,不時將小三帶回家中過夜。晚上睡覺時,素琴總是被趕到客廳睡沙發,先生與小三則睡臥房。

某日清晨,一向早起的素琴仍臥床不起,丈夫趨前查看,發現她發著高燒。送到醫院後,燒很快就退了,卻出現一個後遺症:素琴失明了!

由於各項檢查都正常,家人只能嘗試民俗治療。靠神明「開眼」,竟然神奇地重見光明。不久後,素琴真的「開眼」了,看清枕邊人的真面目,毅然訴請離婚!帶著三名子女,靠著政府補助及擺地攤,走出嶄新的人生。

「歇斯底里」的人,以一般理性大眾不易了解的方式,面對生命中的鉅變與無奈。但無論如何,這也是求生存的一種「非主流」的因應方案;比起老是一哭二鬧三上吊來得有創意,更遠遠勝過動不動就選擇放棄生命、走上絕路的人!

歇斯底里的無奈

有些基因烙印在身體裡面 扯著每個人背後的那條線
有個鬼魅盤旋在我心裡面 令人忐忑不安的那咒怨
現在 未來 已都不存在 真像 假像 只留下殘像

陷入 歇斯底里的無奈 異想~~ 激起 精神躁鬱到很High 冥想~~
喚起 焦慮恐慌 異像 對著未知 膜拜~~~
陷入 歇斯底里的無奈 異想~~ 人格 分離自怨自艾 冥想~~
於是 精神分裂 異像 留下軀殼 僅剩形骸~~~

有個病變深沉在腦袋裡面 捅著每個人背後的那把劍
有些幻像隱藏在眼底下面 令人忐忑不安的那份怨

陷入 歇斯底里的無奈 異想~~ 激起 精神躁鬱到很High 冥想~~
喚起 焦慮恐慌 異像 對著未知 膜拜~~~
陷入 歇斯底里的無奈 異想~~ 人格 分離自怨自艾 冥想~~
於是 精神分裂 異像 留下軀殼 僅剩形骸~~~
於是 精神分裂 異像 留下軀殼 僅剩形骸~~~

...查看更多 收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