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咖人

音樂人 花蓮縣

阮寫故事歌 阮在真正代誌和講白賊中間寫故事 阮在故事和真正講白賊中間寫歌 阮在一片存在的土地中寫人 阮在一個毋願存在的庄頭中寫鬼神 阮在一座無存在的鬼湖中寫咱會搪(tn̄g)著流目屎的代誌 阮自臺灣的東面來,佇海風的歌謠中覺醒著母語的力量,遮是咱不同款的所在,也應當驕傲毋礙虐(gāi-gio̍h)的使用伊,阮感覺著臺灣人的身軀頂發生著真濟代誌,有歡喜、有甘苦、有愛情、有苦難、有戰爭,就親像世界上其他的土地共款,阮理解的這片土地有真濟故事,阮希望用歌謠的模樣、文學的內在,一句一句大聲唱乎逐家聽。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

發佈了一首歌曲

3 個月前

發佈了一首歌曲

3 個月前

發佈了一首歌曲

5 個月前

發佈了一首歌曲

10 個月前

發佈了一首歌曲

10 個月前

焦點作品

羅漢Luohan(Demo)

裝咖人


這工伊踏雲歸來,踅著規仔庄頭和庄尾抾(khioh)回收,窮(khîng)今仔的暗頓(tǹg),伊這個人無貪財嘛毋愛豬哥,人生的興趣就只有飲些酒,哺(pōo)些土豆,坐抵水岸邊看水浪滾絞,這個社會看伊是一個無路用的人,伊嘛無反對,嘛無法度反對,這個社會按捏看伊。 真不幸的是伊是啞口,無人知影伊是袂當講話的那種,抑是會當講話的那種,因為無人想要知影,也無必要知影,至少抵這個村里無人聽過伊講話。 啊不過,抵足早的足早以前,伊是捌(bat)講話的。抵足早的足早以前,伊抑閣是囝仔的時準,廟口的算命仙仔對著伊的阿爸阿母講:「這個囝仔是侯爺的現世身軀。」細漢的伊知影不是,隨講:「毋是,我毋是侯爺。」算命仙仔笑咪咪講:「這可由不得你呀,若毋願做侯爺,就干若會當做羅漢,不得超脫啊。」伊雖然細漢嘛知影羅漢是已經自由超脫的人,這個算命仙抵吐憐涎(thòo-liân-siân)。 算命仙仔笑咪咪的送他們一家夥仔離開。十八歲那年伊抵廟中化身侯爺,了後的日子,伊不時會看見侯爺,伊走到海邊看見侯爺對海中浮起,伊走入山中感覺到侯爺的目睭抵樹頂看伊,自伊細漢開始讀冊,別人就知影伊無蓋巧(khiáu)常常聽無老師抵講啥米,學的會1234對伊來講就有夠啊,同學嫌伊憨呆,朋友是一個攏無,父母敢若向望伊偎靠侯爺廟活落去。 時間一工一工過去,水岸邊風定水靜,春夏秋冬,侯爺的現世肉身,憨呆仔憨呆仔過,一直到有一擺伊混混沌沌化身侯爺,這擺毋知按怎伊閣看有一點仔物件,伊看見對待伊足好的廟公規身軀脫光光,壓抵李阿姨最細漢的查某囝仔頭頂,查某囝仔對有聲哭到無聲。 伊本抵話就少,自這擺化身侯爺了後,伊一句話就攏毋講,伊聽見侯爺跟伊講話嘛毋應聲,踅著規仔庄頭和庄尾抾(khioh)回收,飲些酒,哺(pōo)些土豆,甘願住抵水岸邊,厝和廟是毋愿閣再轉去。 - 官方MV: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rTx_mvy0g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