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Pop

  • 播放次數

    0

  • 喜歡

    0

RUN!

玫瑰墓

  • 編輯推薦


發佈時間 2018-01-10


歌詞

清晨二點的光復操場,每天都會有個駝著背的老人,手拿著木棍,很慢很慢很慢的跑著…

當持續著跑,每天的跑,瘋狂的跑,就有人常問我這些問題:
「你是不是每天沒跑就會渾身不對?」其實,跑了我才渾身不對!
「你是不是很期待每天的跑步?」其實,每次跑前我都天人交戰,不想出門。
「看你每天報到練跑,是不是很享受跑步的感覺?」其實,跑時我都超痛苦,面目猙獰,罵聲連連。
「那…你為什麼跑?」
「跑」對我而言是種生活、是種態度、也是種心靈磨鍊,我是為了健康而跑,為了工作輪班訓練體能而跑,為了森林越野、享受自然而跑,更是為了身材而跑。當然,每個跑者都有自己跑步的理由,但這位阿伯是我遇過最奇特的,他不單是個跑者,更是個不折不扣的「生命鬥士」。

因工作是大小夜輪班,往往練跑已是清晨一點。半夜的成大光復操場還是有些人在運動,也還有情侶在散步,特別的是,每天都有個七十歲的老阿伯,準時二點出現,駝著90度的背,拄著根木棍,以慢到不能再慢的速度,繞著操場慢慢跑。

跑時操場上常只有寥寥幾人,所以我會主動跟阿伯打個招呼,頭幾次他都不太理我,終於有一次他主動開口,述說起他的過往。
「我討厭跑…」聽到阿伯這樣開口,我表情相當訝異。
「唉,我每天半夜背就痛醒,不持續動,我老早癱了。」我有點納悶,半夜痛醒,要靠持續的運動減緩不適?

「我這個腰打不直,開過三次刀,能走已是奇蹟了…」
聊過後才知阿伯四十歲那年到阿里山登山,回程時出了意外,機車摔下山溝底,送去台北開了好幾節脊椎。當第一次手術後,醫生告知他永遠半身不遂要臥床一輩子,但他沒有死心,又開了第二次,之後靠著持續復健,勉強手腳可以作些簡易活動,但還是無法行走。當醫生已宣告放棄,他仍抱絲希望,於是他找了其它醫院,賭上第三次的手術…

第三次手術後,過人的毅力加上不斷的復健下,終於可以扶著四腳架行走,但每天清晨二點,他一定會痛醒,之後只能靠著持續不斷的活動才能阻止病程的惡化。這樣一晃也二十年,每天二點他一定準時報到,風雨無阻。
「那為什麼你手上要拿根棍子?」我好奇的問。
「那天下大雨,我差點死在成大…」
「拿著棍子,跌倒了至少可以自已撐起來。」原來有次下大雨,跑道濕滑阿伯跌到了,但因術後駝背的關系,他無法爬起,又因下大雨沒人,直到七八點才有人發現將他送醫,於是足足在操場上淋了五個小時的雨,這也是之後他手拿小木棍的原因。

認識阿伯後,更加深了我跑步的信念跟意志力,雖然後來我轉到自強操場練跑,已很鮮少再遇到阿伯了。那天颱風夜,飄著細雨,下班時我刻意經過操場,依然看見阿伯的身影…

RUN!

你為了什麼而跑 是現實的世界想逃 你為了什麼而跑 太多世俗煩惱
反覆問自已 是否找到依靠 反覆的尋找 自我肯定的驕傲

你為了什麼而跑 是生活太過煎熬 你為了什麼而跑 其實只是為了身材好
無止盡的終點 窒息的臨界點 汗水模糊了雙眼 扭曲我的臉

Run! Run! Run! Run till I die
Run! Run! Run! Run is my style
Run! Run! Run! Run seems to fly
Run! Run! Run! Run for my life
Run for my life Run for my life Run for my life

你為了信念而跑 你因為失戀而跑 你為了自由而跑 你為了明天會更好
無止盡的終點 窒息的臨界點 汗水模糊了雙眼 扭曲我的臉

...查看更多 收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