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馬抒情版

Pop

  • 播放次數

    0

  • 喜歡

    0

白馬抒情版

蘇通達

  • 週排行冠軍歌曲


發佈時間 2008-03-09


介紹

1. 每次亂做的歌才會紅,真奇怪。
2. 編曲沒有編完,合聲也沒唱完,等KTV有再說吧。
3. 嘖嘖,你們這些壞小孩,已經給你們聽不用錢的,還要MP3,真是太不乖了。若真的喜歡徐佳瑩請別散播MP3吧,耐心等候一下囉。
4. 我是師父,我不是徐佳瑩,表白要去她的地方表白http://tw.streetvoice.com/music/user-song-list.asp?sd=17555
5. 每個留言都很認真看過,暫時回不完,以後再慢慢回(手脫臼中)。

...查看更多 收合

歌詞

我愛誰 跨不過 從來也不覺得錯
自以為 抓著痛 總會修成愛的果
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
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

而你卻 靠近了 逼我們視線交錯
原地不動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這分鐘
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
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 過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查看更多 收合


留言

冷清 ・10 年前

歌名: 夢想 (國語)

作詞:梁曉雯
徵作曲人

因為我 , 找不到方向
隨著風 , 往彩虹天堂
漂流在外 , 一點一點的散落
慢慢遠離 , 美好的夢想
漸漸冷卻 , 冰封我的思念

無望的空談 一聲聲的輕嘆
回憶扯不斷 怎麼擺脫糾纏
被遺憾關在房間 掙扎只是拖延

我孤單 , 我不安 思緒被封住了口
為回憶上了鎖 這段情我已放不開
別在害怕徬徨失錯 躲在牆角落上

想知道 我的覺悟 夠不夠
讓自由 一瞬間 決定我的方向
從城鄉到部落追尋著人生的夢想
過去的海誓山盟還埋藏在我心裡
但願能掀起你的回憶
不稀罕做誰的天下第一
我只想做你心永遠的唯一
能不能 有這種榮幸 抱緊你
幸福一剎已夠

習雋弦・10 年前

這首歌的主歌真的很棒,搭配白馬這一段也是一種另類,可是我覺得如果能擺脫副歌的固定旋律控制,這首歌會更好聽,也就是說,其實副歌可以另外創作的更好聽,但是要搭歌仔戲就沒輒了,畢竟這一段是民俗音樂,並不是好聽的動人旋律。

小散・10 年前

首先先謝謝您們能做這麼好聽的音樂很期待您們能在做1首這麼棒的歌曲
<br>

1983沉默者・10 年前

話說...CD版歌仔戲的&quot;&quot;嗩吶&quot;&quot;部分好像沒有了QQ<br><br>嗩吶捏!?!?

芛他命・10 年前

很好听!

菲尔普斯・10 年前

<a href="mailto:[email protected]"><span style="color: #666666;">[email protected]</span></a>&nbsp;能帮我传下吗?谢谢很喜欢

開麗・11 年前

<P>這二首歌 &nbsp; 讓人感受到橫跨時空對感情執著的浪漫&nbsp;&nbsp;&nbsp;</P>
<P>抒情版是王寶釧的情 下一版是薛平貴的意</P>
<P>無可救藥的浪漫 &nbsp;&nbsp; 果真引眾人共鳴&nbsp; ~&nbsp;&nbsp; 感動 <IMG src="http://tw.streetvoice.com/images/faceicon/face_type2_09.gif" border=0 mce_src="http://tw.streetvoice.com/images/faceicon/face_type2_09.gif"></P>

夏娃_82・11 年前

真的很有水准!谢谢你的声音。

人才・11 年前

<FONT size=2>第一次聽到這一首歌<BR>是吳小P在msn所告知的<BR>吳小P用這一首歌來談論傳統與現代如何接軌<BR>如何讓現代的電音與歌仔戲的唱腔<BR>感動人心<BR><BR></FONT><STRONG><FONT size=2>我愛誰 跨不過 從來也不覺得錯<BR>自以為 抓著痛 總會修成愛的果<BR>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BR>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BR><BR>而你卻 靠近了 逼我們視線交錯<BR>原地不動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這分鐘<BR>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BR>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BR>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BR><BR>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BR>我改換素衣 過中原<BR>放下西涼沒人管<BR>我一心只想王寶釧<BR></FONT></STRONG><BR><FONT size=2>朋友要我對這一條歌作創作與接受美學的分析<BR>想到自己過去的文學以及文化研究訓練<BR>的確是可以對這一首歌產生論述的<BR>就從文化是什麼論述起吧<BR><BR>文化論述<BR>其進路之一<BR>首先可以從文本外連(werktrancendent)來著手<BR>例如從一首歌可以感動人的魅力 (Facination)來思考<BR><BR></FONT><FONT size=2><STRONG>有一個論述<BR>說文化是一類「高控制的解除社會控制」(highly controlled decontrolling of social control)<BR></STRONG><BR>像玩文字遊戲一樣<BR>在控制與解除控制來回<BR>而要解除控制的<BR>是已經形成的集體社會制約<BR><BR>這個方程式<BR>做為一種Schablone<BR>至少提供我們一種動態的擷取<BR>讓文化不必本質化成為必須要用三度空間的方式來表達<BR><BR>高度控制的目的<BR>當然是要讓社會規範<BR>或者社會控制能夠接受<BR>但是這個不懷好意的高度控制<BR>卻是要去解除社會控制之用<BR>解除社會控制有什麼樂趣呢?<BR>心理分析的理論會說<BR>人類的樂趣原則(Lustprizip)<BR>能夠在此一過程中<BR>透過擬態來釋放情感(滌情作用)<BR><BR>舉悲劇為例<BR>悲劇按照亞裡士多德的悲劇論<BR>其中兩個功能<BR>就是擬態與滌情<BR>那個擬態<BR>能夠釋放情感出來<BR>某種程度<BR>就必須合乎上述的原則<BR>高度控制的解除社會控制<BR>對於人類來說<BR>這是文明發展現階段人格結構的意義與樂趣<BR>沒有這個擬態與滌情<BR>人類在發展的現階段<BR>應該是了無生趣的<BR><BR>套回上述的「身騎白馬」的文本<BR>薛平貴從西涼來找王寶釧<BR>這是一個淒美的故事<BR>也是一場時代的大悲劇<BR>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年<BR>薛平貴再度拋妻離子<BR>身騎白馬<BR>過三關<BR>改換素衣<BR>過中原<BR>放下西涼國<BR>不管她(不愛江山愛美人)<BR>一心只想王寶釧<BR><BR>這個refrain<BR>對照前面的現代主體<BR>彼此相互輝映的語言<BR><STRONG>「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BR>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BR>追趕要我<U>愛的不保留</U>」<BR></STRONG>love without doubt<BR>power without guilt<BR>這個故事是為愛走天涯<BR>放棄權力<BR>荒沙瀰漫<BR>戰場呼救<BR>對照著主角一心一意對愛的堅持<BR>就是為了愛<BR><BR><STRONG>我愛誰 跨不過 從來也不覺得錯<BR>自以為 抓著痛 總會修成愛的果<BR>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BR>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STRONG><BR><BR>這裡的表達<BR>很清楚的<BR>是一種愛但是愛不成的悲劇<BR>羅蜜歐與茱麗葉的愛<BR>梁山泊與祝英台的愛<BR>符合高度控制(因為我愛誰,跨不過)<BR>但是解除社會控制(從來也不覺得錯)<BR>自以為抓著痛(高度控制與忍受)<BR>期待會修成愛的果(解除控制)<BR>偏執相信著(高度控制)<BR>受詛咒的水晶球(解除控制)<BR>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高度控制)<BR>一收一放之間<BR>愛,卻跨不過<BR>痛,期待有結果<BR>偏執的相信<BR>阻擋心動的理由(不忠,不貞堅,移情別戀)<BR><BR>以薛平貴尋找王寶釧的傳說與歌仔戲曲調<BR>來疏離現代的主體「愛的遲疑」以及「不安」<BR>給予現代主體一個歷史情境<BR>在超越時空中<BR>幫他自己找到人類歷史的註腳<BR>來幫助自己控制這為愛不顧一切的遲疑與不安<BR>這個為愛不顧一切<BR>做為一種解除社會控制<BR>就有了高度控制的基礎了<BR><BR>我身騎白馬<BR>走三關<BR>改換素衣<BR>過中原<BR>放下西涼<BR>沒人管<BR>一心只想王寶釧<BR>成為前面<BR>我愛誰&nbsp;<BR>跨不過&nbsp;<BR>從來也不覺得錯<BR>自以為 抓著痛&nbsp;<BR>總會修成愛的果<BR>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BR>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BR>薛平貴找王寶釧<BR>乍看之下<BR>是男人一心一意的愛女人<BR>但是對照前面的主體獨白<BR>那個偏執受詛咒的水晶球<BR>卻是一個女巫的想像<BR>瘋婆子<BR>愛一個人<BR>一段新不了情永遠不了的<BR>淒美<BR>高度情感可以流動的<BR>也許這就是這一首歌詞的魅力所在<BR><BR>最後還值得一提的<BR>就是這是閩南語與國語的混合體<BR>在語言的認同上<BR>是搭到了時代改變的列車<BR>超越與跨越<BR>直接拉到歷史的角度<BR>用台語(閩南語)來描述中國古代歷史<BR>跨越現階段政黨奪權的分裂意識型態<BR>從人性的愛慾<BR>來跨越藩籬<BR></FONT>

susi.kt.y・11 年前

<p>Sorry for not typing in Chinese due to technical difficulty:)</p><p>I came across this song from a random blog and was quite impressed with it.</p><p>I haven't been touched by a Chinese pop song for a long time. Keep up the creative work! <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