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平時個人並不特別偏好台灣嘻哈歌手對於Melody Rap的嘗試。對於個人歌唱技術的掌握度,以及在旋律編排是受否能夠觸類旁通,都會決定歌曲聽感上的成敗。HZN雖尚不能稱之為箇中翹楚,但對於自我的音樂呈現想像是相對飽滿而肯定的。此曲雖短但也誠懇異常,實為在某些特定情緒下事宜聆聽的夜間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