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我一直很喜歡湯捷,不論是帶有荒誕色彩的作詞邏輯,還是跳躍式思考的押韻切換。從早期的品格教育到後兩張個人專輯,無疑都有出彩的悲喜劇魔性並累積了不少的擁戴者。近期作品中湯捷在當代的流行風格進行不少演唱和聲線變化的嘗試。但相對文字底蘊的核心意識卻顯淡薄。多了臆想的臨摹卻少了主體的辯證。好壞則是見仁見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