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其實我常常覺得,台灣男性饒舌歌手往往被嘻哈文化中所推崇的陽剛氣值所綁架。要當個屌超大的硬漢,液體只會從下體流出而不是淚腺之類的。扯遠了。此曲有趣的點在於不是無病呻吟的emo,而是三位技術、聲音表達能力純熟的饒舌歌手異常誠懇地坦述日常憂慮。Pony一向深諳此道,倒是蛋頭、阿法挺讓人驚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