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融合《摩登原始人》的招牌呼喚「Yabba Dabba Doo!」,轉換為爵士Scat的擬聲演唱和聲。由Star Wu、Dac和Leo37處理的和聲隨時都在與主旋律進行呼喊回應,代表「失語」的部份不時淹沒詞彙,打擊樂器與鼓擊節奏感不時搶過旋律樂器的主導地位。另一特別有趣的部份,是結尾時的長號獨奏,這項臺灣樂團聲響中不常出現的樂器,帶著獨有的遲滯感,有著在自身(in itself)天然的慵懶特色,也讓人有了「原始人來到這個地方也會因為不適任工作而被當成懶蟲嗎?」的想像。話說回來……能坐著誰想站;能躺著,誰想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