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首先要說的還是那個從頭到尾壓迫著的貝斯聲,必須坦承自己是被它所吸引。那種後龐克瑣碎又高速的律動,踮起腳尖再落下的同時點頭、身體像抽搐一般地抖動(跟著密集的高鈸聲)。主題是帶著點自毀與反社會的傾向,伴隨腦邊不斷地響著奇怪的低語,反覆書寫又劃去的筆跡、一張張揉爛的筆記,最終丟入火焰中成為灰燼。語言的終結是吉他獨奏(反英雄)的開始,而後穿雜不協調不完整的撥弦單音以及合成器扭曲短路的聲響,隨著最後的重複吶喊與和聲,儼然已「提起屠刀,立地成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