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先前白目樂隊高小糕介紹我聽夢遺如來,雖不像暴女的性別政治這麼強,但用比較生活化的方式讓人們去注意城市裡面許許多多保守迂腐的面向。終於上傳兩場現場錄音,鼓打吉他破音破得爽、獨奏也很爽,甚至忘詞、笑場與怒吼也都爽。這場聽起來比較燥「有一天我要搞定臺北市」不只是具體面的機構,也包含臺北市所代表的主流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