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壹、聽天湯新EP是顆珍珠,歌曲述說漂泊青年的自我提問;貳、周穆不只是饒舌歌手,更像唸白詩人(不能被侷限於特定類型音樂)。〈樓中樓〉的開場,是關門與腳步聲吧?成為前導的節奏,那是走入籠中還是離開?隨著主題,討論著自由、束縛與投注,周穆總在世代的悲觀濾鏡中穿透出一束可能性的光線。而最後的嘆息從何而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