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說自己講沒很好但我聽得還蠻習慣的啊~臺語雷鬼,有盪在空中、Leo王等人闢路,因此要接收他的作品應該豪不費力,更不用說當前還有轉向更沈重Dub的島國未來主義和正宗的音響團「福爾摩沙音響系統」眾人。一切沒啥大不了,「散仙散仙」,讓吳乙和前輩們有著不同的風味:不是太重,更輕巧的姿態。可以躺平「飄」向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