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Chien慈謙

音樂人 美国

TzChien is a Taiwanese singer-songwriter whose works featured orchestra in folk songs. Her lyrics are withdrawn and poetic. Her songs are rather soundtrack-like and musical. Since her debut album【Life as an Individual】, she has been writing, composing and producing her own works. The later work【Life as People】is a conceptual twin of 【Life as an Individual】. TzChien’s music conveys the image of the society: full of inevitable oppression, but still managing to find some warmth and beautify within. 2016.12.24 發行首張迷你專輯【生而為人的故事Life as an Individual】,全詞曲創作編輯製作。 2017.04.01 Spring Scream 春天吶喊 2017.04.06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2017.08 (2016入選)南面而歌收錄單曲 < 漸漸變成一部分的山 > 2017.12.22 發行單曲 < 無窗的房間 > 2018.03.01 發行原聲帶【最後的信函】 2018.04.28 發行單曲 < 綠色的海 > 2018.12.24 發行EP【生而為人的故事 LIfe as People】 2019.04.28 發行單曲 https://tzchien.bandcamp.com/track/lantern-light FB: https://www.facebook.com/tzchienofficial/ tzchien.com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

焦點作品

My Blood Shall Wake You Up

TzChien慈謙


〔My Blood Shall Wake You Up〕其實是我做起來最喜歡的一首歌。不論是編曲的氣勢還是歌詞的鋪陳,都是我覺得最到位的。 一開始這首歌是在318學運時,看到323政院衝突後寫的。這場學運是我第一次參加公民運動。在電視上看到鎮暴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學生與民眾肆無忌憚的攻擊、水車殘酷的沖刷,我一在心裡想,這麼多年輕人流了這麼多血,怎麼當權者還不清醒? 那個時候寫的My Blood Shall Wake You Up是一首全英文的歌,主要也是在講這場學運。但過了幾年再把這首歌拿出來看,突然覺得太過幼稚,根本無法表現出那個當下我所感受到的震撼。 後來發生了新疆的慘劇(目前還正在發生中)。一開始知道這件事情是看到一個維吾爾族女子被迫與中國男子結婚的影片,以範圍較大的字眼來看是「種族洗清」,以範圍較小的字眼來說是「合法強姦」。 我覺得很噁心。身為一個生物女性,我感到害怕,儘管我不在中國、不是維吾爾族人。於是我寫下「當月亮升起的時候/她的影子延伸成扭曲的蜘蛛」,我想著那些深夜的殘暴,也許有一部分的他們已不是人:「這裡的蟲不吃人/但他們作為人的部分將被蠶食」。 我覺得憤怒,但更多的是無奈與絕望:「總有些夜裡沒有救贖/禱告不如一個巴掌讓她昏去/願她在一個更好的世界醒來/願她成為神最後的遺棄」。 我想到了世界上所有性暴力的受害者絕大多數都是女性。在2018年的地球,從ISIS帝國下的女性、緬甸軍對待洛興雅女性、中國對維吾爾族女性、西班牙狼群案,再看到台灣教授指導的性侵案博士論文。 正向的我只看到瑞典的積極同意權法案將實行。 我想強調,所有性暴力的發生,都不是受害者的錯,不是「她」的外表、言行,但我想起了檢討被害人的風氣,就如同許多有權力的一方,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一樣。 所以最終寫「輕輕吞下聲音/輕輕擦去血跡/靈魂碎了一地/不要看我這裡」,我想這是最令人心碎的結局。 回到歌詞本身,最初寫的歌詞我只保留了副歌的部分。女性與血本來就有緊密的關聯。這是一首充滿血的歌,但我卻不覺得「腥」。 女性流的血從來都不腥,腥的是無法用正義的態度來對待女性的扭曲心態。 鼓起勇氣寫了這麼多,其實我心裡還是有點怕怕的,畢竟「性」這件事本身還有太多標籤,更何況是與暴力有牽扯,更不用說我談到的暴力是來自於大環境而非一人對一人的攻擊。 我感到害怕,這很正常。我想活在這個社會的人多少都可以理解我的恐懼。但是,為什麼我必須感到害怕?我沒有傷害、攻擊任何人,我只是陳述了我看到、我理解到的現實狀況,與我自己的心情而已。 這首歌,如果你聽了心裡多少有些震撼,請你不要再忽視、不要再逃避面對這些事情。不論你是男性或女性或LGBTQ+,總有些情境裡,你是弱勢的一方,又或者你在意的人是弱勢的一方。當暴力發生時,那種悲傷、憤怒、絕望都是一樣的。 請拒絕成為沈默暴力的加害者,至少。面對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暴力,不要再事不關己。因為那個受害者也有可能是你。 我知道世界不會因此有什麼改變。但若我知道大部份的人都願意為了拒絕暴力而發聲、大部份的人都不再是加害者的幫手時,我想我可以不再那麼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