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奉

評論了一首歌曲

紀念青春的幾種方式。

後搖、indie rock……,可能被冠上老派,也可能叫人費疑猜,但一條線到底的清爽,無主歌無副歌,仍然可以是中年的過去少年的未來。

靜待昆蟲白開口前的兩分鐘半並非徒然,而是寶礦力水得廣告一景,帶來回憶但步履並未停滯,爆幹熱的圓山天際劃過一道白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