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奉

評論了一首歌曲

一點新寶島康樂隊的想像,經典款的三拍子小調,所有東西都是越疊越厚越重,在繃緊的線尚未斷裂之前的高點遊走。俗艷而哀絕,寒到得靠歌詞裡的一絲溫情(宅男)來回暖。劉細菌劇場式的人聲表現,收放間展現出有限度的癲狂,很控制慾滿溢的魅力。揭幕至終幕你才意識到,自己一直都繃著坐在椅子前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