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奉

評論了一首歌曲

以toe為出發點,途經Cornelius,再回返自身,〈穿過夜晚〉樂句彼此互文對話,層層推進。綿密沁涼的琴聲如紗,鋪墜在第二段歪斜而饒富興味的音符上,最終向白靄深處疾走,編織出一個快速動眼期的清醒多夢夜晚。

沒有任何創作者想成為他人的二世。做為動機的除了反覆的木吉他,還有突破桎梏的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