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 Elephant

專輯 正常的生活
分類 Alternative
發佈 2015 年 10 月 1 日
播放次數

0


喜歡

0


轉貼

0


播放

你重覆盯著時間 重覆盯著誰的時間
在沉默的房間

你選擇閉上雙眼 選擇閉上你的雙眼
沒有人發覺

我們掩飾了所有 事不關己的事件
我們繼續偽裝 在黑暗的那一面

而你看見牠之後 卻擁抱了沉默
Should we go

你必須滿足他的期待 你必須滿足他的期待
正常地表演

放任著他們奪走牠的一切 放任著奪走牠的一切
你假裝入睡

我們掩飾了 太多事不關己的事件
我們繼續偽裝 在黑暗的那一面

而你看見牠之後
卻擁抱了沉默
Should we go

We know a place that
We should go
在大象的房間
你痲痹的嗅覺
你如何繼續擁擠的生活

We know a place that
We should know
在大象的房間
充滿麻木的氣味
你無法捍衛你的生活
因為你擁抱了沈默

一直以來很喜歡吳明益的小說。《天橋上的魔術師》裡有篇「大象的房間」故事非常吸引我,
而後意外發現,這故事的發想跟社會學中常提及的「房間裡的大象」有關。
當時,常跟鍵盤手任博窩在練團室寫歌,其實有一段鋼琴旋律覺得很棒,問他是一首關於什麼的想像,
他只有說:是灰色的。也就直接聯想到了「大象的房間」,後來這段鋼琴也成為「大象」的前奏。

一開始,我們其實還有做一些電子的loop,在早期的表演都還聽得到。
但為了錄音,莊雨潔也開始嘗試加入更多打擊樂的概念,漸漸地取代了那些電子鼓機的聲音,
也就慢慢成為了現在的樣子,
也是從這一首歌開始,Tic Tac在鼓的概念上,慢慢地跟其他樂團有所區分,成為一個蠻重要的特色。

然後,弦樂和電吉他Ebow則是到最後,錄音的時候,才加上去的。
那時候一直在想找一些聲音來代表大象,也可以為整首歌(整張專輯)拉開序幕,
後來覺得ebow壓弦製造出來的噪音,很像大象的叫聲,雖然大家覺得不像....
另一方面,跟家凱討論可以有一些低音象徵大象的沈穩,也因此在錄音的時候加入很多大提琴的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