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evin

音樂人 新北市

這個人沒有填寫任何介紹...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

焦點作品

before summer ends

before summer ends

The Kevin


《夏天結束之前》 1. 夏天的陽光傾斜的照耀著草坪,女孩舉起一隻手遮擋眼角的炫光。她走路時,腳踢的高高的;她就這樣走進了森林裡。森林很安靜,彷彿受到驚嚇而噤聲。女孩聽見樹枝在自己腳下斷裂的聲響。女孩撿起地上的樹枝,沿路敲打身旁的樹幹,唱起了歌。然而森林的安靜實在沉重,使得女孩的歌聲彷彿被黑暗吸走似的漸漸小聲了起來,最後,她索性不唱了,把樹枝也丟到了地上。 女孩聽見了流水聲,不久之後她就看見了小溪。小溪旁有兩個少年,一個趴著,一個蹲著;兩人外貌相仿,像是孿生子。走近一看,才發現趴著的男孩頭部浸泡在水中,水被鮮血染紅;而蹲著的男孩身體透明,彷若霧氣,破碎的樹影穿透他的身體,映照在河床上,讓他好似披了一層豹皮的外衣。 趴著的男孩一動也不動,倒是蹲著的男孩轉過頭來,發現了女孩;他面容平靜,神情疏離,但是當他看見女孩的時候,眼底似乎閃過一道光。女孩小心翼翼的走到男孩身旁,生怕一驚動他,他就會消失不見;「怎麼回事?」她問。 「我摔倒了。」男孩說。好像說明了一切。 女孩伸出手,沒想到手穿透了男孩的身體。「抱歉。」她說。 男孩的靈魂沒說話,只是望著自己的屍體。森林的寂靜壟罩在他們身上,唯有流水潺潺。 「我醒來時,見到巨鳥俯視著我,但是一眨眼祂卻消失了。」男孩說。 女孩偏著頭,靜靜的聽。 「我以為祂會把我帶走,但祂卻沒有。」男孩又說。「不知道為什麼?」 女孩不確定自己應不應該說話,但是她說:「會不會是你有未了的心願?」 男孩驚訝的看著女孩,輕輕的點了點頭。「我應該告訴我母親。」他說。站了起來。風向他吹來,幾乎要把他吹散;女孩覺得他看起來好脆弱。 「我跟你一起去吧。」女孩說。 2. 女孩和男孩的靈魂溯溪而上。森林甦醒了起來;蟬的聲音像海浪一樣拍打著女孩的耳朵。 「你在森林裡做什麼?」女孩問。 然而,男孩迴避女孩的目光,也迴避了問題。他的舉動引起了女孩的好奇。於是女孩又問:「抓蟲?採花…在森林裡還能做什麼?」 「你又在森裡做什麼?」男孩反問女孩。 「我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見到巨鳥一面。」女孩抬高下巴,倨傲的說。 「如果你也死了,或許你就見得到了。」男孩說。 「告訴我,祂長什麼樣子?」女孩問。 「灰色的細毛像圍巾一樣包覆著祂的脖子,祂的身體是淺綠色的,祂有一雙深綠色的翅膀,祂的腳爪是鮮紅色的,每一隻有四根指頭。祂的頭顱是純白色的,喙也是。祂有雙好大、好大的眼睛,濃密的睫毛底下是星雲,星雲中間則是黑洞,那深沉的裂口可以把世界吞進裡面…」男孩用夢囈般的聲音說著,女孩則像是被催眠般瞪視著男孩。 差點撞上一棵樹,女孩側身避開,她回頭看男孩,只見男孩透明的身體直接穿過樹幹,從另外一邊竄出來。 「你現在是什麼感覺?」女孩問。 「什麼意思?」男孩問。 「死亡是什麼感覺?」女孩問。 「像是睡了一頓午覺,然後在夢裡醒來。」男孩說。 3. 過河的時候,女孩脫下了鞋子,把褲子捲的高高的,但是還是濕了;女孩站在岸邊擰著褲子,冰冷的溪水沿著腿流下,流到腳ㄚ上。男孩的靈魂靜靜的站著,看著女孩。 腳還沒乾,女孩索性提著鞋子,光腳走路。男孩的靈魂領著女孩,不久後,他們便離開了叢林,見到了平坦的小徑。遠遠的,可以看見零星的建築開始從地面上冒了出來。 「那是我住的地方。」男孩說。 街道上沒有人,靜悄悄的,像是在睡覺。門窗緊閉著,看不見房子裡面的人在做什麼。房子都是用白色的磁磚砌的,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男孩的靈魂走在前面,女孩走在後面,時不時需要抬起腳把碎石子拍掉。 只有一扇窗是開著的,男孩的靈魂在那戶人家的藍色門前停下腳步,朝女孩點了點頭。女孩輕輕地推開門。 窗旁坐著一個婦人,她手倚在桌上,撐著她的臉頰,雙眼輕閉;窗子外照進來平和的陽光,在桌上繪製了一個金黃色的方塊。 女孩看著那婦人,動也不敢動,生怕打破那寧靜。 「不知道她看不看得見我。」男孩的靈魂說,聲音裡的渴望令女孩難過。 「您好。」女孩說。 婦人聽見了,緩緩的睜開眼睛,視線從夢裡慢慢的回到現實,當她看見女孩時,驚訝的瞪大眼睛。這時,女孩才意識到自己的邋遢,光腳上沾滿泥濘,褲子捲起來,濕漉漉的、披頭散髮、滿身汗水;這一切在男孩母親的眼中,必然看起來荒謬無比。 「妳是?」男孩的母親問。女孩現在知道,她看不見男孩的靈魂。 女孩清了清喉嚨,用手摀住嘴,咳嗽。 「我…」女孩的腦袋運轉著,想著可以說些什麼,想著可以從哪裡開始解釋,最後她說:「妳的兒子死了,在森林裡的小溪旁邊。」 4. 女孩答應要給男孩的母親引路,所以她在小鎮的入口等著,等她去張羅人手。男孩的靈魂站在她的身旁。暮光底下,房子逐漸亮起了燈,女孩望著深藍色天空襯著零星的橘色燈火,內心裡湧起奇特的感受。 「妳不是問我在森林裡做什麼嗎…」男孩的靈魂開口說。 女孩仍然看著小鎮,捨不得轉頭。 「其實從今年夏天開始,我每天都會走進森林裡。」男孩說。「渡過小溪,站在樹的旁邊偷看妳。那是我發現的祕密,妳每天都會來到小溪前,在那裏找尋著什麼。我一直沒有鼓起勇氣和妳說話。」男孩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沒想到最後結果是這樣;然而,雖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遇見妳,我還是很高興。」「謝謝妳送我回家。」 女孩愣愣地聽著,當她轉頭時,男孩已經不見蹤影。只見遠方的天空上盤旋著巨大的鳥。 夏天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