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蠅為什麼要搓手

專輯 單曲
分類 Pop
發佈 2018 年 5 月 1 日
播放次數

0


喜歡

0


獲獎紀錄
  • 達人推薦
  • 編輯嚴選

播放

蒼蠅為什麼要搓手

詞:李盆
曲:表情銀行
編曲:表情銀行
錄音:通通
混音:通通
母帶:馬力 Apple Mars Studio

他們冷嗎
他們不冷
他們內向
他們局促
他們初次見面手足無措
只好一直搓著手
一直搓著手
一直搓著手

說點什麼嗎
說點什麼吧
說點什麼呢
說點什麼啊

轉身離去是種解脫
世事無常命運坎坷
此時孤單就永遠孤單
此時錯過就永遠錯過

鴨腿飯上來又下去
豬腦湯熱了又涼了
直到太陽落山沙小打烊
有風吹過一片沈默

如果此刻聊起天氣就只能永遠聊天氣
如果此刻聊起童年就只能永遠聊童年

然而天氣又不是愛
童年也不是愛
聊了又怎樣呢
聊了又怎樣呢

轉身離去是種解脫
世事無常命運坎坷
此時孤單就永遠孤單
此時錯過就永遠錯過

「究竟是什麼樣的光,令我們在黎明前發狂?」

一首新歌

今天,表情銀行樂隊的全新單曲《蒼蠅為什麼要搓手》上線了。

這是首不太正常的歌。有趣但複雜,內部有不少矛盾,好像一場小型互搏。
旋律快樂到有點甜膩,讓人懷疑這跟以前的表情銀行是不是同個主唱;
和聲寫得卻不怎麼甜,反而游移不定,模稜兩可;
鼓很衝,乾燥龜裂,連續爆炸;
最莫名其妙的是中部該來一段solo的部分,是一男一女在尷尬地聊天。
歌整體還是帶著表情銀行一直以來氤氳曖昧的感覺,而內里卻暗流湧動,還藏了些閃著光的噼里啪啦的東西。

聽完覺得有趣,卻不僅僅是有趣。好像是一種有立體感的情緒。

一個知乎回答

蒼蠅為什麼要搓手?這個問題在知乎上有幾百個關注,幾十個回答。有人說是為了清潔味覺器官,有人說是「我要開動了」的意思,有人說是在把護手霜抹均勻點,有人說是在跳sorry sorry。

而有個叫李盆的在2014年說,蒼蠅搓手是因為有點內向有點局促,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說點什麼嗎?
說點什麼吧。
說點什麼呢?
說點什麼啊。」

2017年,表情銀行樂隊的主唱思雨從這個看似輕描淡寫的回答中感受到了空間與能量,於是把它寫成了一首歌。

3D的有趣

表情銀行以前叫16mins,去年他們改了「表情銀行」這個名字,靈感來源於鄭淵潔《魔方大廈》里儲存人類情感的銀行。
這個名字就是他們給自己選的方向,把多種多樣的情感儲存在這個銀行裡。
因為他們不相信扁平的情感,扁平的快樂或悲傷對他們來說都不真實。
所以今年要陸續發行的新歌們都會有立體的情感空間。

這首《蒼蠅為什麼要搓手》的歌詞總體是有趣的,但還可以讀到一點興奮、一點糾結、一點局促、一點喪、一點尷尬、一絲嬌羞,等等。表情銀行花了很長時間用各種音樂元素找這些情感。
這首歌前前後後改了9版,跟隨樂隊走過了將近半年的漫長路程。
剛開始編出了一種小小的輕鬆愉悅的感覺,但是不對。
後來又編出了一種頹喪的、tripop的感覺,還是不對。

音樂有太多的元素是表達的通道,旋律、節奏、和聲、各個樂器的音色、哪怕演奏時手指的微弱的輕重緩急變化,都與表達息息相關。
這些可能性超過了宇宙中星系的數量,要準確地選擇你要的元素,就好像是從宇宙中挑星星一樣。
幾乎沒人做得出能準確表達初衷的歌。畢竟人類的感情那麼複雜,而音樂表達的可能性又是宇宙級的。
但表情銀行是支非常熱衷於大海撈針式尋找與嘗試的樂隊。他們享受這種「自我折磨」,樂此不疲。
不敢說這首歌是有多麼準確,但表情銀行總歸是盡力了,自認為初步表達出了這種3D的有趣。
即使歌已經錄完發完,他們也會繼續通過排練、演出等各種方式繼續尋找和嘗試下去,為了那個最準確的表達,永無止盡。

標題引自伊格納蒂夫《以撒―伯林的一生》

主唱思雨談與詞作者李盆的合作

很多人可能是先在知乎上看到李盆寫的東西,受到極大的震撼,再認識他這個人。我不一樣,我是先親眼看到了這個人,才看到他寫的東西,再受到極大的震撼。

太會寫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才看到他寫的《蒼蠅為什麼要搓手》,真是相見恨晚。我看到知乎答案下面真的有不少人在吆喝快把這篇寫成歌。李盆自己也說之前確實有人跟他提過寫歌的事兒,但是都流產了。

好!我來!

我跟李盆約詞,他沒猶豫。我說詞可能要稍作修改,他也沒猶豫。合作無比順利。李盆也是第一次跟音樂人合作。後來出了小樣我發給李盆聽,問他什麼感覺,他說:「搓手!感覺上電視了。」

經過半年多的推敲琢磨,《蒼蠅為什麼要搓手》寫完編完了。中間有個段落我們想補點東西進去,但補什麼聲音都不對。有天忽然靈機一動,乾嘛不讓李盆自己來聊一段放在歌里呢!詞作者自己在歌里說話,就好像在歌的內部開闢了另一個平行時空,不管說的內容是什麼都已經足夠有趣了。一跟李盆提這個想法,他又沒猶豫。

於是我們在家裡架好麥克風,泡好茶,桌上擺好桃酥地瓜片,把李盆和另一位我們合作的詞人韋坤劼約來家裡,讓他們隨意聊一段天。其中有段即興表演,那種微妙的尷尬氣氛棒極了。現在你們可以在歌里聽到這段了。

想來想去,能跟李盆認識與順利合作,可能因為我們樂隊的整體氣質、李盆這個人的氣質還有《蒼蠅》這首歌的氣質是有相似之處的。那天聊的過程中,大家談到了互相的性格特點,李盆說他這個人是「向內爆炸」的。

然後他就指著為了《蒼蠅為什麼要搓手》早已把自己炸得粉碎的通通(我們樂隊的製作人)說:「你肯定也是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