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信秀

音樂人 台灣

我要将这些送给几个人,这些人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印记,存在意义,我们曾经相濡以沫,我们也曾经彼此伤害,而此刻——在我生日之后——我报以更多的感恩和脱离,用为数不多的文字,赠予他们。


猛火里安睡。

——写在前面


花间置酒清香发,争挽长条落香雪。

山城酒薄不堪饮,劝君且吸杯中月。


很多的记忆,只能在此刻被赋予,它被肌肤吸收,渗入血液,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即使我没有想念它,没有刻意寻找它,但只要偶然想到之前的时光,哪怕只有一点点,它就与我同在,时时刻刻存在。它成为了身体组织里最细微最无形的介质,逐渐成为了构成我做为一个个体的组成部分。


这是我独自一人度过的第五年。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