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肥圆老师

音樂人 江蘇

我们来自苏州,#演出-合作#联络请私信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

焦點作品

光 将身体穿过

光 将身体穿过

土肥圆老师


月光透过云层照在摩天大厦的楼顶,一个从旋转玻璃门出来的中年男人飞快地走着,看了看手表后走的更快,貌似是要赶最后一班公交车。 沉重的棕色牛皮公文包夹在胳膊下,笔记本电脑拿在左手,右手从西装口袋里急急忙忙掏出公交卡,歪着脑袋把手机夹在肩膀上打着电话,满脸堆笑,语气谦卑,眼镜快从鼻梁上滑下来。 踉跄着走到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他一屁股坐下。中年人呆呆地看着窗外,车窗外的霓虹灯平整匀称的铺满街道,整个红色在眼底氤氲开来。路人绵延不绝的嘈杂,汽车不耐烦的轰鸣,都抵不过工作一天的疲惫,他把头倚在车窗上,沉沉睡去。 如果时间倒流,你愿意吗?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回响。 中年人缓缓睁开眼,只见面前一位少年。 少年站在夜色里,如一把开过刃的剑,锋芒毕露,眼神透亮,带着不与世界言和的神色,咬着嘴唇不说话,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 “这不是曾经的我吗?”中年人惊异地说到。他记得自己之前就是这样的,可是不知何时开始,他的棱角被磨平,声音不再干脆,镜片后的双眼浑浊。中年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少年,慢慢蹲下身,捂住嘴巴抽泣起来。 汽车一震,中年人醒了过来,手背揩了揩眼角的湿润,却发现少年已经消失在透明中 “再这样下去,自己也会变成彻彻底底透明的了吧…” 中年人低头喃喃着。然后又好像下定决心了一般,拿出了手机。 “喂,boss,想了想决定辞职啦,这工作不太适合我,我梦想太大了,这里装不下。” 这时候公交上清脆的女声响起“车辆起步,请站稳扶好,下一站……” “咦,我到底睡过了多少站,没听错吧,下一站是孟巷还是梦想?”中年人直了直身,转头看了看外面,车窗上映出一个久违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