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人

音樂人

[新增]音樂錄影帶造成的最可悲後果是讓現場表演不在成為嘻哈美學中心,一九八三年起,饒舌音樂技術的進步便讓DJ不在位居嘻哈文化重心,先後被MC與唱片製作人取而代之,數位錄音帶(DAT,digital audio tape)的大受歡迎最能彰顯這種舞台演出的轉變,他的超高品質讓DJ現場演出顯得多餘,因為DAT音質清晰,用來取代DJ,現場演出便不再出現摩擦唱片出錯或撞到唱盤疏忽,不幸的,這種轉變也讓饒舌歌曲表演失去DJ、MC與觀眾得三方互動,變成對嘴唱歌的鬧劇,讓人悲哀聯想起糟糕的電視縱藝節目
這種機械化的演變(讓節奏便死,MC對著配唱帶唱歌)已經夠糟了,更慘的是,音樂錄影帶的誕生迫使許多沒有太多現場演出經驗便灌錄唱片的年輕藝人,必須跟著剪接超炫,燈光超猛,鏡頭角度超戲劇化的錄影帶競爭,爾而,一場超厲害的現場演出可以端出足足一小時的聲光視覺饗宴,但多數饒舌現場演吃缺乏查克D或冰塊的緊湊魅力,也沒有Bomb Squad與瑞德博士繁複的節奏,甚至沒有Flavor Flab與Eazy-E喜劇趣味,讓表演者在舞台上頓時形象萎縮,他們的演唱會根本比上他們的錄影帶
嘻哈現場表演走下坡的另一個原因是錄影帶美化了”夥伴文化”(posse culture),饒舌歌者極力提倡”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倫理,譬如”史奴比狗狗”便曾唱過”如果大夥沒得完,我也無趣”,但是這種文化根本和流暢的舞台演出水火不容,所謂”夥伴文化”讓MC,DJ的現場演出毫不孤單,舞台上總是擠滿來自街坊的夥伴,有時甚至二十個或更多
透過錄影帶的安排,這種場面可以傳達出力量,團結的訊息,但是在演出現場,卻變成擁擠無序,一大群僵硬的身體站在台上,讓付錢近來看明星的觀眾失去焦點,淪為和公園演出沒兩樣,唯一能讓”夥伴文化發揮真正作用的是”武當派”,他們的夥伴不是”跟班,囉囉”而是具有成熟韻律技巧,潛伏在台上,伺機沾光露一手真功夫,多數饒舌歌手的夥伴是表親或鄰居孩子,但武當派的夥伴有如殺人蜂來襲,是真正的明星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

還沒有任何動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