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ood

音樂人 臺北市

CustoMood在音樂風格上受到Robin Guthrie、Sigur Rós 與 Lowercase Noises 影響較深,呈現以演奏類型為主體的音樂表現方式,並希望歌曲能有多面向的音樂類型,因此在風格上以後搖滾(Post-rock)、夢幻流行(Dream-pop)和氛圍音樂(Ambient)所構成,透過大量空間聲響製造聲音高低的情緒波動,在巨大音牆下說故事。

音樂語彙上由寧靜之美與喧囂的孤獨所構成,「寧靜」,在一片巨大的空間中包覆所有個體,此刻的個體宇宙是相連的,只有我與我們。「喧囂」,有著寂寞、掙扎與孤獨,聽似吵雜卻很孤單,那些激昂的拍點和撕裂的破音都是一種無聲的吶喊,來自內心深處,我們聲響敘述著自身的體驗,也給那些感同身受的人。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

焦點作品

Kodokushi_demo

Kodokushi_demo

CustoMood


“生命的意義不再擁有或失去什麼,而是遺留下了什麼 " 幾年前看到日本攝影師 郡山總一郎(Soichiro Koriyama) 所拍攝一系列關於日本獨居孤獨死的作品。從這系列影像中感受強烈的不是死亡這件事,而是遺物。之所以為遺物,就是證明活過,可以從照片中試圖想像逝者生前的生活樣貌,照片強烈地透過人、物與空間去建構羅蘭巴特於明室一書中提出的「此曾在」,彷彿當事人正計畫著明天,結果這個明天再也不會到來......,遺留下來的記憶與物,在說明那緩步前去的過程居然如此恆長,如”生之靜物 ”。 Kodokushi便是這樣的一首編曲,透過孤獨來訴說關於留下。 歌曲開頭以鋼琴呈現一種緩步邁入房間的想像,吉他用滑音帶入,如同昏暗空間中的微微光線,從未閉合的窗簾間透入那樣的微弱卻又有力量。整首歌層層的往上堆疊,就如同「遺物」堆積的回憶,最後滿到爆炸的一瞬間,彷彿是湧入大海的魚群爆發出來,伴隨記憶的是宣洩不止的感傷然與孤獨,迴旋在空氣裡打破孤寂。歌曲的結尾彈入的簡短音符,除了對現代生活樣貌的自嘲,同時也作為作為下一章樂曲的前奏的連貫。 或許人都不能避免一死,也必須在人生過程中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別離,然而每一場別離都是永恆,都是孤獨的。往者所留下的,將與活著的人產生連結,牽動著這份記憶去證明曾經活過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