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灰

音樂人

用難以成篇的筆墨淺嚐形容,似乎不是該如何的我。
當天未亮,午夜太長,若感覺該有質量,又該裝給哪行囊。
我寫了一點放在心上,留了一點給過往,等妳經過時拾起,好讓我能盼。
字非成行,句可幾段,我灑了幾撇,將妳放我心上。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