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lan

音樂人

這個人沒有填寫任何介紹...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

最新發佈

全椒县

全椒县

Dylan


《全椒县》 乡土,在民谣创作中提及太多了。但是对于乡土的态度,我觉得应该是中立,温和的。我谈县城,包括写县城,“列车经过长江中下游的丘陵,微风经过孤独的县城”。我把地理环境和县城布局放在一起,地理情绪和群居生活放在一起。我并不想去歌颂这个县城,或者表达出对他的热情。人对于土地的热情,应该是理性的。看到土地,就去说麦田,说家乡的路,说童年记忆,那是老年人的思维,你已经老了,你才会去怀旧啊,人为什么要怀旧,因为思维无法感受新鲜,思维停止了对于新鲜的获取,才去偷懒的想旧式的东西,思维。我觉得我在反思县城的处境,不仅仅是全椒县,中国很多的二线县城也都是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育,相亲,拼酒,无所事事。那么这么来看,歌词里说“穿梭不变到依然是,重复的脸啊”。今天朋友离婚了,明天发现朋友的结婚和离婚的状态是一样的,他们情绪低落,他们强颜化解一些深刻的东西。他们的生活状态让我警惕,但是也感同身受。 我也在想,处于这个文化传统之下,我一定要活的,或者思考的这么拧巴或者深刻吗。深刻并不能带来经济上的立即变现,和人际交往的其乐融融,更多的时候,他就是孤独,孤单,一个人走在路上,我在观察,停留,我微笑的看着你们,你们的心理活动。“真相就在我们疯癫的瞬间。” 我认为,人没必要怀旧或者歌颂乡土,乡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他会麻痹人,让人产生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我这首歌与其说叫全椒县,不如就叫《县城生活》。他不仅仅是全椒县。

最近收聽

還沒有聆聽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