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 RUMOR

音樂人

RUMOR 顧名思義就是謠言, 而HIP HOP至今在台灣都還是個流行, 一個屬於別人的文化 甚至是一種穿著. 我覺得我的角色也不過於散播我在紐約十幾年所看到聽到和學到的. 不一定是所謂的Hip Hop, 但是紐約畢竟是Hip Hop文化的重地 如果hip hop可以從紐約的生活方式而起頭來衝出一片天 那生活的方式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 而我的角色也就變的很有意義

AP 是一個很突然的開始, 但是有一個很有意義的動力.
一群從小離鄉背井也不愛讀書的小朋友 到了紐約後開始慢慢了解如何與不同種族的人生活和語言不通的困難. 也就是因為這樣 互相認識了對方 而我們也有了一個新的統稱 “小留學生”
對, 有很多的例子是關於小留學生演變成幫派份子的故事, AP 也不例外.
為了保護自己 有時候並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
還好有了HIP HOP 音樂, 讓我們的體力和精力有個地方發洩.
也是因為AP讓生活變的更有意義.

Hip hop 對每個人的意義是不同的, 它是一種音樂, 一種想法, 一個動作, 或一個態度. 對我它是一種發洩與分享. 生活中的不滿, 不平, 紛爭, 喜怒哀樂 看到的 聽到的 學到的或知道的 都可以介由做Hip Hop音樂來發洩和分享. 其實hip hop也可以說是我的日記, 因為在做音樂的同時 我記載了我自己的點點滴滴和我對事情的想法.

現在回到了台灣 帶了一點希望 也帶了少許悲傷. 有很多朋友包括自己的家人
問我為什麼會想回台灣. 我想生活其實只是一個圈圈 不管在那裡 它還是一個圈. 那一個人一生中會只待在一個圈圈嗎.? 我問我自己 如果不踏出現有的圈圈 是不可能知道外面的世界長什麼樣. 也不會知道現在擁有的有多好.
紐約是我的成長記憶 我所學的一切 但是台灣是我的家 而家是一定要回的.

Hip Hop 音樂並不是我所選擇的, 在我10歲的時候 收音機放的 電視台播的 路上的人 學校的同學 都是我學習的方向 . 我並沒有選擇 而是環境造就了我, 我也很幸運的吸收了一切. 不知不覺就過了十幾年. 所以對我而言 HIP HOP 是一種流行嗎? 還是只是一種穿著? 都不是, 因為在我知道HIP HOP 的意思之前 我就是這樣了 除非我變了 有全新的生活方式, 全新的朋友, 全新的興趣或宣洩方法 不然我相信到60歲 我因該還是這個德性.

…查看更多
  • 音樂

    0

  • 粉絲

    0

  • 追蹤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