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雋濤 Tony — 【庖丁解牛】
蔡雋濤 Tony — 【庖丁解牛】

蔡雋濤 Tony — 【庖丁解牛】

Hip hop / Rap起點

  • 播放次數

    0

  • 喜歡

    0

蔡雋濤 Tony — 【庖丁解牛】

蔡雋濤 Tony — 【庖丁解牛】

蔡雋濤 Tony
蔡雋濤 Tony

發佈時間 2020-12-26


介紹

作詞 Lyricist :蔡雋濤
作曲 Composer:蔡雋濤
編曲 Arranger:蔡雋濤
錄音 Recording:蔡雋濤
美術 Art:蔡雋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首歌有關於庖丁解牛的故事如何被拿來思考台灣的義務教育。

對於庖丁解牛,我們可以用一種完全不同於高中所學的方式去理解。高中所學的庖丁解牛,談的只是尋找牛肉的縫隙,不要劈頭亂砍,這樣刀子就可以避免因為和骨頭硬碰硬而造成毀損,但我們可以進一步談這個問題。

我們可以用「形式質料」這個哲學的老生常談,去思考庖丁解牛的問題。一個椅子,我們可以用形式加質料的方式進行理解,它具有一個「椅子」的概念、形式,在這個形式之下,每個椅子有不同的質料,因此我們可以有紅色的椅子、藍色的椅子、木頭的椅子等等。這麼多的椅子,都是各種形式加質料的結果。在背後不變的,是它們都具有一個不變的形式。不管是紅色椅子,還是藍色椅子,都具有一個「椅子」的形式。

順著這個議題繼續往下談,是不是任何東西都屬於某些形式?比如說一個錢包有一個錢包的形式,一支手機也有一支手機的形式,平常這麼談似乎不是什麼問題,甚至形式有助於我們理解生活。

可是如果這個問題被過度強調,可能就會產生問題,庖丁解牛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如果以形式作為出發,我們可能會預設我們下刀的時候要把牛肉切成某種形狀(比如說我想切出一塊長方形的牛肉),但事實上,牛的構造錯綜複雜,牛肉怎麼可能乖乖被我們切成正方形?在我們切的過程中,很有可能去碰到骨頭,這就是刀子之所以會毀損的原因。

所以說,我們可以試試看不要預設要把牛肉切成什麼形狀(這就是在強加一個形式給牛肉,彷彿牛肉一定都要是方形或長條形),我們不妨順著牛肉本身的紋理,尋找牛肉之間的空隙,不一定要切成什麼樣子,只求我們的刀法和牛肉和諧一致。

那麼,我們的教育能不能如此呢?眾所皆知,台灣的教育會逼迫我們念「國、英、數、自、社」,在我高中的時候甚至要念到十科之多。然而,這不正是強加形式在我的頭上嗎?彷彿只要是學生,就要會這些科目,只要上學,就要被雕塑成某種預先設定好的樣子。

我們能不能擺脫這種形式的綁架,重新考慮如何順應著學生本身所具有的特質,就像庖丁解牛一樣,以一種和學生的紋理和諧一致的方式來思考教育?

以庖丁解牛的故事,配上嘻哈文化帶有的批判,希望這首歌能夠提供一個思考的開端。期待我們到最後,真的都能夠順著牛肉的縫隙,達到目無全牛的境界,而不是只能看到全牛。

...查看更多 收合

歌詞 動態歌詞

蔡雋濤 Tony — 【庖丁解牛】

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你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只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你看到牛 你只能看到全牛

全牛的樣子包含牠堅硬的驅幹
你只對著骨頭砍難怪你刀會砍斷
順著縫隙走 我進入逍遙狀態
我動靜自如 整隻牛彷彿不在
這個逍遙狀態 可不是人人如此
看看台灣教育 殘害莘莘學子
面對國英數自社 難道我們只能吞下
從小到大就被填鴨教育 過度綁架

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你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只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你看到牛 你只能看到全牛

不放過質料流總是要給它框架
台灣的學生總是這樣被形式壓榨
我們庖丁解牛 講求養生之道
限定學生的形狀這結果太過好笑
其實逼迫唸書會怎樣 我們心裡知道
青少年成為服務形式的空洞質料
順著社會常規 本質先於存在
注意分數的高低 深怕被社會淘汰

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你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只看到牛牛牛牛牛牛牛
你看到牛 你只能看到全牛

...查看更多 收合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