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了一首歌曲

顶马解散后,上海这是又冒出一个不好好写歌儿的乐队(抱歉我不太清楚他们什么时候成立),游走在正经与不正经之间,调侃上海文艺女青年的《文艺女青年之歌》,尤其最后搞出了“文艺是一种病”,真是会玩,好好写歌的时候也有《没头没尾的苏州小市民的爱情故事》这样感动人的歌儿,小琵琶催泪很有效果。希望他们继续浪下去~


留言